余姚新闻

民法总则草案依法收集个人信息应确保信息安全

 

民法总则草案提请人代会审议,草案有五大变化,“个人信息保护”条款再“加码”

昨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听取关于民法总则草案的说明。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三次审议民法总则草案。与此前的三审稿相比,昨日审议的草案(下简称草案)“个人信息保护”条款再“加码”,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应当确保依法取得的个人信息安全”。

民法总则出台后将进行分编编纂工作

昨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作《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的报告》时,回顾了民法典的编纂历程,我国曾于1954年、1962年、1979年、2001年先后4次启动民法制定工作,前两次由于各种原因而未能取得实际成果;后两次经研究决定按照“成熟一个通过一个”的工作思路,先分别制定民事单行法律,条件成熟时再编纂民法典。

张德江表示,“现在,编纂民法典的条件已经具备。常委会研究提出民法典编纂‘两步走’的工作思路:第一步,编纂民法典总则编,也就是制定民法总则;第二步,在民法总则出台后,进行民法典各分编的编纂工作,争取2020年形成统一的民法典”。

“个人信息保护”等条款草案有调整

对比此前的三审稿,“胎儿继承权”、“虚拟财产保护”、“诉讼时效由两年改为三年”、“监护人缺位、民政部门‘兜底’”、“未成年人性民法总则草案依法收集个人信息应确保信息安全侵诉讼时效自18岁起算”等亮点,草案均未做修改,沿用了三审稿的设计。

备受关注的法人分类方式,草案也沿用了三审稿的规定,分为“营利性法人”、“非营利性法人”、“特别法人”等三个分类方式,“特别法人”包括机关法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人、合作经济组织法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法人。

不过,“绿色原则”、“个人信息保护”、“见义勇为免责”等条款,草案有新调整。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作草案说明时表示,在草案制定过程中,各有关部门还提出了一些其他意见,“这些意见有的分歧较大,一时难以形成共识,还需进一步研究论证;有的涉及物权、合同、侵权、婚姻家庭、继承等内容的具体规则,可在编纂民法典各分篇时统筹解决;有的涉及著作权法、专利法、保险法等民商事特别法的内容和具体操作问题,可在今后通过修改相关法律或者指定配套法律法规时予以体现。”

变化1依法收集个人信息须防泄露

个人信息保护入法是民法总则草案的亮点之一。去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民法总则草案时,增设了“个人信息保护”条款,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收集、利用、加工、传输个人信息,不得非法提供、公开或者出售个人信息”。

但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认为,上述“个人信息保护”条款还应该加大火候。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杨震就提出,现在大量个人信息在采集时可能是合法的,例如徐玉玉案,信息就是教育部门合法收集的,但没保护好,被“黑客”窃取。工信部2013年颁布的《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明确,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对其在提供服务过程中收集、使用的用户个人信息的安全负责。他建议将这一规定写入草案中,明确合法收集、利用、加工、传输个人信息,应采取措施避免被泄露。

上述“合法收集也要保证信息安全”的建议被采纳。草案明确提出“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应当确保依法取得的个人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个人信息”。

也就是说,在此前三审稿的“个人信息保护”条款基础上,草案新增了22个字:任何组织和个人应当确保依法取得的个人信息安全。

变化2“绿色原则”再度纳入“基本原则”

通常来说,一部法律的第一章“基本原则”,都会对立法宗旨、立法原则等重要内容作出规定。民法总则作为民法典的总则编,第一章“基本原则”对于整个民法体系来说意义重大。

此前一审稿,“基本原则”章节曾将“绿色原则”条款纳入其中,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保护环境、节约资源,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对此,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保护环境、节约资源、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值得提倡,但是在“基本原则”章节中作出规定,不如在“民事权利”章节从民事权利行使角度加以规范,更为适当。

三审稿采纳了上述建议,将“绿色条款”移到民事权利章节,并修改为“民事主体行使民事权利,应当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弘扬中华优秀文化,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可梁慧星等知名民法学家认为,“绿色条款”还是纳入到“基本原则”章节更为合适,更符合我国国情和现实需求。

昨日审议的草案,“绿色条款”再度“挪位”,回归到第一章“基本原则”中,明确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

变化3见义勇为致人受损非重大过失不担责

对见义勇为行为用法律形式予以鼓励和保护,这是此前三审稿的一大亮点,三审稿曾提出,“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除有重大过失外,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有评论人士点赞说,该条款相当于中国的“好人法”条款,有利于匡正社会风气,化解老人倒地无人敢扶等问题。

不过,有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则提出,上述“好人法”条款相当于见义勇为免责条款,免责事由就是条款中提到的“重大损失”。可是,如何认定“重大过失”,标准是什么“重大过失”跟损害后果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昨日审议的草案,对“好人法”条款作出了调整,增加了“自愿”两个字,强调“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不过,如果见义勇为者有重大过失,那么“救助人因重大过失造成受助人不应有的重大损害的,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变化4“6岁孩子打酱油”条款改成“倒装句”

此前三审稿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下限,由10岁下调到6岁,该调整被通俗地称为“6岁孩子‘打酱油’”条款。但6岁孩子到底能不能“打酱油”此前曾引发热议。

昨日的草案仍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下限,设定在6岁,不过,调整了原条款的前后逻辑,先强调,“六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民法总则草案依法收集个人信息应确保信息安全,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然后说,“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

也就是说,草案将6岁孩子“打酱油”条款,改成了倒装句,原条款先强调的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做什么,“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再说如果实施其他民事法律行为,就要由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杨立新对新京报
解意怜君

返回列表